網站地圖 SITEMAP

至善影像 VIDEO

最新消息

105年友愛徵文 金獎 【成長與蛻變】

作者:楊季鈞

:「瑞瑞,今天可以去你家玩嗎?」
:「恩…不要,我們去操場那裏玩就好了。」

過去總是害怕同學對我提出,要來我家玩的提議。有首童歌這麼唱著:「我家前面有小河、後面有山坡。」是我家大致上的寫照,傳統的三合院老矮房有著寬闊的空地,最簡單的的油漆白色牆面,木椅家具,毫無擺設風格僅僅就是整齊地擺放著所有生活必需品,沒有華麗的裝潢,廁所浴室也是在戶外。我害怕暗地裡被同學嘲笑著。

在學校我不提家人、不提家裡環境,爸爸是為油漆師傅,每每回到家衣服總是斑斑點點,父親為了給我們好的環境犧牲自己愛美的權利,衣服總是一穿再穿,雖然心裡實在不捨,但我卻無恥得從未說過一句感謝。長愈大後發現簡陋的並不是家也不是父親,而是我的心。我的心如同鐵鏽般斑斕呈現著鐵棕色是多麼不堪任何風吹就帶走我搖搖欲墜的鐵屑,逐漸的我愈來愈敏感愈想逃離家裡,直到我用了自己打工三年微薄薪水出國當了志工,一切都變了。

這趟旅程中不僅環境辛苦,飲水、食物、住處、生活所需……都不及我出生到此刻所見所聞還要難以想像。每日的白飯在當地是多麼珍貴,儘管裏頭和著小石子,搭配一顆荷包蛋以及鹹湯,我想起我在家裡挑食的時候,心底實在慚愧:「在這裡哪裡有挑剔的權力?」。我們飲水必須在太陽下山之前下山到市區買桶裝水再上山,珍貴的水僅拿來飲用,不容許浪費一分一毫,漱洗用水是用天然的雨水,沒有精密的過濾消毒,雨水混著紅泥清楚可見,混濁至不見底;如廁後在當地有是沒有衛生紙及洗手台,是當我們去當志工後,當地的老師才為我們準備的,一切在台灣理所當然地在這裡卻一切不簡單。

每當深夜時我總想起我的家,媽媽總會煮我愛吃的菜;沒有人會搶走我電視的頭號寶座,那是我最舒適的位置;禮拜四有夜市時父親總會故意說著自己餓,問我是否需要順路幫我帶一份炸雞腿或臭豆腐當宵夜;其實媽媽都知道我挑食,我常常一大桌的菜也只挑著那幾塊碎肉吃;那個寶座是父親最習慣的位子,如今卻被我霸道的佔去;父親是擔心我晚餐挑食會吃不飽怕我餓著,其實你高血壓並不宜常常吃油炸或刺激性食物類。原來心酸酸澀澀是這樣的滋味,我從未對他們說過一句對不起,和謝謝。你們是用如此簡樸的方式在愛我、為我付出。

回台後開闊的不僅是我的視野以及我的心田,我尊敬父親的工作,他是位忠厚老實的人,不愛占人便宜也不愛討價還價,總說:吃虧一點,你就補過一次。他調色的能力也讓我崇尚不已,以前我們總愛玩考驗顏色的遊戲,我常問:「父親,這顏色是怎麼調的阿?」他睥了一眼說出是哪種顏色加哪種顏色,時常會有我想不到的配色結果,當做作業時我對於排版用色感到困惑時,父親絕對是我的第一指導老師,只要告訴他我想呈現的感覺跟排版方式,顏色似乎就他在腦海滑過然後快速的篩選出最適當的色系給我,顯然最後結果是我想要的感覺,我以辛苦養育我們的父親為傲、已默默在背後支撐家庭的母親為傲、以我的家為傲,這是父親從小的環境,他崇尚的自然、純樸、簡單的生活,這就是我內心嚮往的那塊心田。

珍惜每天和父母親相處的時間及珍愛我現今擁有的一切,不在抱怨及不滿。謝謝父母親無私的奉獻給予我最美好的生活,我以作為你們的女兒為榮。

 

★ 評審評語:文字鋪陳直白流暢,從跨出舒適圈的志工服務中看見過去的天真,並更能珍惜所擁有的一切,契合基金會所要傳遞的價值,也鼓勵更多人參與社會服務,進而蛻變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