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SITEMAP

至善影像 VIDEO

最新消息

105年友愛徵文 銅獎 【成長與蛻變】

作者:江伊薇

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有團黑色的影子總是不醒來,「黑」是他在同學眼中的代稱,髒亂的衣服、不乾淨的作業簿,像個黑洞吞噬著他。我知道他並不想醒來,不想醒來,面對下一課堂分組的落單,不想醒來,只是孤單的被留在原地,至少趴著的臂膀,還可以給自己一些溫度,像個擁抱,滿足他空虛的幻想。

雖然,我都明白,但鐘聲已經結束,同學們早已收拾好桌面,只剩他,一團蜷曲的黑,突兀的形成教室裡另一個夢境。

「要不要把叫醒他呢?」同樣的問句,來回地穿梭,我小心翼翼的走到身旁,心裡卻是千迴百轉。

還記得他曾告訴我,自己最喜歡寫小說,最害怕坐公車,最不想相信大人,最恐懼被悄悄取代。我看著他,沒有點頭,也沒有附和,教室外的夕陽,燦爛地讓人哀傷,橘黃色的天空,把生活的困境稀釋的很淡很淡。他像個失了方向的浮標,沒有辦法定位自己的歸屬,在繽紛的世界裡,踽踽的腳步更顯踉蹌,面對一個在任何時刻總是落單的小孩,隻言片語都只是擁擠,我想至少就介紹另一個孤單的女孩,陪伴著他,兩個人一起看著生命的默片,也好過被凝結在透明玻璃之上,感受那種透涼的寒意。

落單的女孩,綁著可愛的雙辮,她的存在乾淨明亮,卻顯得格格不入,同學們都在傳說,她是從鄉下的山裡轉來的,原住民的血統,在她白皙的肌膚上,幾乎找不到蛛絲馬跡,偏鄉就應該有偏鄉的風格,女孩越是努力追上城市裡的步伐,就越容易撞上其他人冷冷地注視。他的「黑」跟她的「白」,雖是截然不同,卻同樣偏離了正常的色調,我不知道在人生裡,像超大廢棄魚缸被狼狽丟棄的身影有多少,只知道故事會繼續,荒蕪僅會擴散於人的記憶中而已。

所以我知道他喜歡寫小說,喜歡虛構一個人物,會永遠的愛著,不問任何條件,總希望有個誰,能夠披荊斬棘,在靈魂被指指點點撕裂以前,得到救贖。因為女孩也曾這麼冀盼過,所以我懂得,哪怕,那已是十幾年前的嗜好了,喜歡寫小說,最害怕坐公車,喜歡為自己編織方向的路徑,害怕密閉空間裡他人窺視的眼神,穿越時空的「落單」,我站在那趴著不願抬頭的身影旁,輕拍他的肩膀,一如當年,錯落的時空串聯起來,掌心的溫度,彷彿也傳遞給了當時的小女孩,溫柔的傾訴著:「你沒有錯,你很好!」這個埋藏了多年的絮語。

這幾年,女孩長成大人了,修正了自己的樣貌,染上了大家目光中接受的色調,也漸漸失了自己的本色,我看著男孩的「黑」,有點固執、又帶點無奈,是一種青春時期的桀敖,讓人想好好珍惜,這樣用心做自己的每一種樣態。隨著時間的推移,每個人都必經「成長」這一條路,不管是身高的改變,形貌的成熟,或者是社會化的妥協,我們總會成長,但是我多麼希望自己蛻變成一個保有小女孩靈魂的大人,在被滯留原地的膽怯身影旁,總有我的影子存在。

多年後,我還是愛寫小說,不為了創造一個永恆愛自己的人,而是想成為一個能夠打開胸懷,去愛他們的人。明明不可能,卻始終相信,沒有誰真正地被遺棄。

我蹲在男孩身旁,直到他略為詫異地抬起頭,在同樣的角度,我們看著一樣的世界,這一分這一秒,他黑色的瞳孔中,映照著我的影子,如此,即足夠,我們都正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 評審評語:故事鋪陳純熟,具戲劇性。從學生身上看見自己成長的艱辛,同時詮釋了成長與蛻變的雙重意義。以及教育應關照及鼓勵邊緣孩子的真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