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SITEMAP

至善影像 VIDEO

最新消息

105年友愛徵文 佳作 【那些年錯過的櫻花】

作者:程明輝

有人說,櫻花的花語是「重生」。

我的媽媽在我剛上高一的時候,不幸檢查出了乳癌。但是即使我們對媽媽的病情感到多麼的擔心,媽媽總是樂觀地說: 「生死有命啦。」一開始,配合醫院的抗癌藥物,媽媽的病情得以控制,但是在我下學期開學時,媽媽身體內的癌細胞忽然爆走,到大醫院檢查才發現癌細胞擴散至其他部位了。這時媽媽開始接受了化療,自從接受化療以後,媽媽的身心狀況已經大不如前。

有天,媽媽擺出強硬地笑容對我說:「我想到你們學校看看山櫻花。」

我們學校是坐落於一個小山丘的社區學校,在校舍後方,有一大片櫻花林,在三月時同時盛開,此時櫻花花瓣會因為這附近的季風吹拂,開始散落,形成像粉雪一般的場景。

在某天的春日下午,空氣殘留著冬日未散去的顫冷。我推著坐著輪椅的媽媽來到了這片櫻花林,然而眼前的景象卻不是前幾天櫻花漫飛天際的樣子。櫻花樹上的枝枒,長出許多稚嫩的葉櫻,而粉色的櫻花花瓣早已全掉落滿地。

看到眼前的景象,我並不敢看著坐在輪椅上的媽媽,或許羞愧感作祟,深怕這時轉頭看向媽媽,會看到她失落的表情。「看來錯過了呢。」媽媽坐在輪椅上說著。「恩,如果早點來就好了。」我回。媽媽回頭看向我,笑著說:「人總是不斷地錯過。」看見母親的笑容,我心裡也舒坦了不少。我說:「是呀,今天天氣很冷呢。」母親聽見我的話,只有有點驚訝地睜大眼睛,接著擺出溫柔的笑容對我說:「不,現在已經春天了呢。」那溫暖的笑容,至今還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在同年的五月,母親敵不過病情的摧殘,離開了人世間。在之後,我心中好像失去了什麼,卻又難以描述這種感覺。每當回想母親時,心中總有一種失落感。懷念?難過?其實我也說不太上來,那種感覺相當難以言喻,或許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吧。

之後每年的三月,我開始決定不再錯過。在每年櫻花盛開的季節,我都會帶著一台相機,獨自在這裡捕捉櫻花飛舞風中的美景。

今年三月,我已是個大學生,像往年一樣地,來到了這篇櫻花林。櫻花,依舊不斷地飄落,在最美麗的時刻凋零,在最燦爛的時間飄散,片片緋櫻,似乎在哭訴著母親那無法避免的命運。我跟母親那年雪白櫻花的季節,只存在遙遠的夢中。落櫻旋停,母親那句無法忘卻的話語還鑿鑿地在我腦海裡。

或許是長大了一些,開始經歷過了許多事,現在的我已經能體會母親說過的「錯過」是什麼意思。人生大概就是不斷地在後悔,但是這些後悔的事實,卻也是我們確確實實活在這世上的證明,即使在怎麼後悔,那也是我們確實活過的人生。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不斷將我們的人生繼續走下去。

不知何時,有一陣風吹來,將櫻花吹散,颺颺的粉雪在天空中飛舞,美得令我出神。在半夢半醒之間,我似乎在櫻花飛舞之間,看見了母親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