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SITEMAP

至善影像 VIDEO

最新消息

105年友愛徵文 佳作 【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

作者:李寶珍

枝頭上夏蟬長鳴宣告了這一季盛夏的開始,望著車窗外的阿勃勒,那鮮黃的花辮隨風搖曳生姿,如彩蝶雙翼飛舞在樹梢上。我與孩子相視而笑,這真是個美好的早晨。夏日的陽光將每個等車旅客的身影拉的長長的,我牽著孩子的手在站牌旁耐心地等候公車。

在乘客引領企盼下,公車姍姍來遲,但是大家還是有秩序排隊上車。我注意到了在我前方有一位身障的女士,她拄著拐杖緩步前進。上車時我順手扶了她一把,她回頭說了聲謝謝。

孩子動作快幫我找到了座位,身障女士行動緩慢,她四處觀望卻已無位子可坐。我示意要孩子起身讓位,一開始身障女士推辭,我態度溫柔而堅定地說:「小姐,我只坐兩站就下車,而且你坐著比較安全,這樣我也比較放心,您就安心坐下,沒問題的。」

孩子悄聲地對我說 :「媽媽,你好熱心喔!好有愛心!」我有點慚愧地回答孩子:「哪有?其實媽媽小時候很自私,很不懂事呢!」望著車窗外的景色,思緒回到大三那年。有一句話說「幻滅是成長的開始」,或許是那段戀情讓我開始省思。當時年輕氣盛,凡事以自我為中心,從不考慮他人的感受,一切以自己的需求為最高原則。當時的男朋友就受不了我的個性,他說我是個心胸狹窄,自私自利的女孩,小小的心眼裡只有自己。「這世界不是以你為中心,繞著你轉!」一句話宛如利刃刺進我心中。

當然這段戀情就在我的憤恨、怨懟下畫上句點。從小我雖非千金大小姐,但好歹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求學過程順利,成績總是名列前茅,是老師口中品學兼優的學生。久而久之身上不免流露出一股驕傲之氣,這樣的性格其實讓我在同儕的關係上,吃足苦頭。記得有一次班上童軍課要分組,全班同學都找好隊友了,竟然只有我落單。當下不明白為什麼,後來一位平日對我比較好的女同學,她私下對我說:「你是很聰明,成績很好,但是我們不想跟你同組。因為你不太會顧慮其他人的感受,我們擔心跟你分組,到時候只有你表現的機會,顯得其他同學更為平庸。」

回家後我跟父親哭訴在學校的事情,父親只是平心靜氣地跟我分析:「或許同學有他們的考量,你想想自己平時是不是太過驕傲,讓同學不舒服?或許你是無意的,但是學校畢竟是團體生活,要考慮其他人的感覺,凡事別太出鋒頭,要給其他人表現的機會,知道嗎?」然而青少年的我正值叛逆期,對於父親的話並不太能接受,總覺得是同學排擠我,自己沒有錯,只是生悶氣,默默地流淚。直到成年,自我中心的個性未曾改變多少。人際關係也不和諧,所以工作上一直很不順心,完全找不到自己人生的定位,感覺只是在這世界上隨波逐流罷了。

直到考取師資班,在進修的那一年是我人生的轉捩點。我永遠記得修特教學分時,張飛鵬教授告訴我們的話,他說:「各位同學以後都要為人師表,我希望你們多看到學生的需求,多多接納他們不完美的那一面。或許你們都會遇到身心障礙的孩子,我懇求你們可以放下自己,多給他們一點關愛。德雷莎修女曾說:『愛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盼望各位同學結業後,都可以看到自己學生的需要,甘心樂意為他們付出。」那一刻我突然清醒了,長久以來,我接受父母的疼愛及保護,師長的教導及鼓勵,我一直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不曾想過要去關懷別人,或為他人付出。於是從那一刻起,我期勉自己要當個樂意為他人出的人,我下定決心要把教育當成終身的志業。

初執教鞭那幾年,我對學生是嚴格出名,在課業成績以及品行上要求,我絲毫不放鬆。然而有些孩子怎樣就是達不到我的標準,那時我不免灰心、失望。後來我想到當年男朋友的話,這些學生不是繞著我轉,是否他們有背後什麼的因素,導致學習意願低落,造成學習進度緩慢。也想起當初教授告訴我們,要看到孩子的需要。於是我開始把班上每個學生,進行一對一的約談,這才了解孩子們背後的辛酸。有些孩子來自單親家庭,有些孩子是隔代教養,因他們的家長無法提供孩子安心學習和成長環境,導致孩子在校表現不理想。於是我開始進行補救教學,即使成效有限,但是至少讓孩子感覺他們是被關愛的,被在乎的。

在教育界這幾年,我有不同的成長,因為看見的許多孩子不同的需要。現在我蛻變成更有耐心和智慧,因為我知道孩子需要這樣的老師。也唯有時時督促自己成長,我才能繼續帶領這些孩子,一步一步邁向屬於他們的人生舞台,讓每個孩子都能找到自己的定位,在世界上發光發熱。

回想得入神時,孩子輕拉我的衣角,打斷我的思緒:「媽媽,到站了,我們要下車了。」 身障女士向我們揮手道別,我輕輕點頭示意。車外的陽光依舊燦爛,走在人行道上,我與孩子手牽著手,心想:「我的孩子和我的學生就是我的老師,在人生的道路上,感謝有你們相伴和你們的愛,讓我學習不斷成長。我好愛你們,因為愛就是一切成長的原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