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SITEMAP

至善影像 VIDEO

最新消息

104年友愛徵文 成人組 金獎

我最珍惜的

作者:李堯

我是位幾乎全盲的視障者,現在是位特教學校的老師,從黑暗的求學之路走到教職生涯,這一路是多少貴人的幫助,父母、老師,那些在我生命中匆匆而過,扶著我走過喧囂,沒有五官卻留下溫暖的雙手,即使在我考取正式教師之後,這樣的扶持依舊相隨,而且永遠不曾止息……

我從北部來到人生地不熟的仁武,那時我23歲,父母陪我在學校附近舊社區租了層公寓便離開了,我則開始自己孤獨的執教生活。早上,我戒慎恐懼敲著手杖前往學校,走到轉彎處正要右轉,一個熱心慈和的女音道:「小心,這裡要轉彎了,需不需要幫忙?」

「不用了,謝謝您。」我說,右轉後繼續往前走,身後始終有對關切的目光緊張地注視著我。

半年後的某天,由於常吃的麵攤因工地完工而歇業,我只得憑印象尋找另一間麵店,順著湯鍋的氣味找到店門,一個熟悉的話聲響起:「你好,要吃麵嗎?」

「咦!你不是那位好心提醒我的小姐嘛!」

「呵呵!什麼小姐,是阿姨了。」她笑說:「今天怎麼走到這裡來吃麵?」

我不好意思道:「前面那家關門了,所以……就走過來看看。」

「噢!那間也是我親戚開的,他們搬家了,以後就來這裡吧!」她上前帶我:「前面低一階,小心喔!」我感覺她的腳步微微搖晃,引導我坐下:「你好厲害,我每天都看你自己走去學校……」

從那天起,除中餐在學校外,我早晚幾乎都在黃阿姨那裡解決,她的麵店兼開雜貨店,我有時也會敲去買東西。黃阿姨問:「你每天吃我這裡會不會膩呀?你好像說過你會煮東西,如果想煮的話,我採購時可以幫你買。」隨後她為我買來需要的生鮮時蔬,甚至幫我買當地夜市的美食,要她兒子拿到樓上給我。

記得有次颱風,颱風下雨一整天,晚上就接到黃阿姨的電話:「阿堯,你有沒有東西吃,要不要煮好拿上去給你?」令我感動不已。我吃飯找黃阿姨,倒垃圾找黃阿姨,一時沒法領錢找黃阿姨,假如沒有她的幫助,我想我無法如此自在地獨立生活;可是有件事我一直不知道,直到那天……

「啊!阿姨,不好意思,我的十塊錢掉到地上了,方便幫我撿一下嗎?」來店內買雞蛋的我尷尬地表示。

「阿堯,你等一下,阿姨腳不方便,我請我兒子幫你撿……」我聽後呆了呆,方才曉得為什麼第一次她牽我時,走路會有微微的搖晃;內心的暖意使我一陣激動,似乎體會到什麼,一下子卻說不清楚。

多年後,我結婚在附近另買了間房子,由於妻在山上教書週末才回來,平日我仍住在舊時的公寓。那晚,我到雜貨店:「阿姨,不好意思,我有重要的東西放在新家,明天急著要用,能請小義陪我去拿嗎?」

「呵!阿姨陪你去好了,我最近在散步訓練肌力,常經過你家那裡。」黃阿姨讓我搭著她手肘,一路上鄰里大嬸們紛紛和她打招呼,她也親切地和眾人寒暄,就連社區的小孩也跑來向她問好,黃阿姨始終是那熱心的笑容,她是位身障者,卻以笑容做好每件事,成功地教育四位子女,招呼貧寒的女孩來店前拿資源回收物,還有十年來對我這盲人遊子的照看……

我終於明白當自己知悉黃阿姨身障狀況時想到的,我因視障屢受別人憐助感到抑鬱自卑,但從她身上,我曉得自己受人恩惠不是無能更非可恥,而是讓我學會感恩,將得到的幫助變成能力帶給別人幸福。我最珍惜的,是黃阿姨教會我助人的快樂,就像世人對我的扶持直到如今依舊相隨,而且永遠不曾止息。